我的母親(一二六) 我要為我自己爭這一口氣,我們家是窮,但我能不窮得連骨氣都沒了。人家可以看不起我們,我卻不能看不起自己。如果失去一段不成熟的感情都可以把我打垮,那我將來的路還那麼長,我要怎麼走下去? 我很快的提振起了精神,上場吧!這是我面對自己人生的一場戰爭,我雖沒有必勝的把握,但我不能在仗還沒開打就先餒了。七月中之前,我完成了二個聯招的考試。 八月初的某一天晚上,母親特別早一點回家,因為她要陪我守在收音機旁聆聽電台播報大專聯招放榜錄取名單的考生名字。時過半夜,唱名的聲音是那麼清晰地鑽進我的耳裡,國立大學的錄取名單唱完了,我的預料沒錯,那是不可能有我的名字的。輪到播報私立大學院校的錄取名單,東海、東吳、大同、淡江、中原等依序報過了,沒有我的名字,母親與我都摒息繼續?591牄央A但期望與緊張的模樣很明顯的都刻畫在臉上。 「現在播報私立逢甲工商學院土木工程學系的錄取名單。」收音機繼續傳來播音者的聲音:「………何仁恕……」 我興奮地叫起來: 「姆媽,我考取了,我考取了。」 我抱著母親瘦弱的身子,只聽母親顫聲地說著: 「我知道,我知道你考取了,我很高興你沒有讓我失望。」 十分鐘後,門口傳來敲門聲。 母親驚訝的問說: 「誰會在半夜來敲門呀?」 我去把門打開,門外站著的是哥哥。他一腳跨進門就叫著: 「姆媽,仁恕考上了大學。他考上了大學了。」 我看到哥哥歡笑的臉上掛著二行淚,我知道他是真心的為我感到高興。他跟我們一樣徹夜守在收音機旁仔細聆聽每一個播報出來的名字。等 居酒屋他一聽到我的名字,他就迫不及待的騎著機車衝出家門想要告訴我們這個好消息。 天亮了,晨曦穿窗而入,一夜的興奮一直使我無法合眼。能考取大學已經夠讓我很滿足了,雖是落入私立學校的榜尾,但想想還有百分之六十七的人卻是不得大學門而入呀!侄哥一早就來家裡詢問我是否考取了,母親很高興的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案。我考上大學的消息不逕自走,左鄰右舍的人都紛紛上門向母親道賀,母親的好心情一直持續著。到了晚上,我的那些好同學準時來報到,相談之下,除了林是申請保送軍校獲准而沒參加大專聯考之外,其他的同學都全軍覆沒了。我心裡很是難過,他們為了陪我讓我紓發鬱悶心情,結果落榜了,我對他們感到很內疚,我對不起他們。 過了幾天,我收到軍事學校聯 租房子招的錄取通知單,我被分發到測量學校。 這下我猶豫了。我是去讀完全公費的軍事學校呢?還是去讀要花一大筆學費的私立大學呢?我想到母親的做生意的辛苦,我不忍心看著母親每天佝僂著身軀推著車子在外奔波。我問母親,我想聽聽她的意見。 母親對我說: 「孩子,前途是你自己要去開創的,我只能在旁幫助你,推你一把。我不能在你的前面領著你走,這是不對的。你要有自己的主見去思考未來的方向,不管你怎麼決定,我都會支持你。你不要去考慮其他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因其他的事情來影響了你的判斷。」 我知道母親所說的其他的事情指的是『學費』與住校的『生活費』問題。既然我原先考慮讀軍校的理由已經不存在了,我又不希望被長期束縛在軍中,於是我決定去讀私立學院。但哥哥對我的抉 酒店經紀擇卻提相反意見,因此,我對他說: 「哥哥,要是我考上中正理工學院的話,我就會去讀。可是他們把我分發到測量學校,我就興趣缺缺了。」 哥哥本待還要說什麼,卻被母親阻止了: 「建華,你不要再說了,仁恕有他自己的想法,你去干涉他做什麼?」 哥哥嘆口氣說: 「唉!姆媽,我這是為您著想啊!仁恕去讀軍校,所有的費用就由公家負擔,您就可以輕鬆了。如果去讀私立大學,就要花很多的錢啊!」 母親感激的說: 「建華,我怎會不知道你是在為我著想?只是我現在還能做得動,你就不用為我擔心了。仁恕有他自己的主見與想法,如果花四年的學費能讓仁恕買到一個希望去實現他的理想與抱負,我花這些錢是值得的。再說,錢財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們在湖北有那麼多的房產和地產,結果呢?我們 結婚西裝還不是落得雙手空空什麼都沒有了。」 哥哥還待說什麼,母親阻止了他: 「建華,你知道嗎?媽沒把你培養多讀一點書,雖然這是戰亂所造成的,可是我心裡還是很難過。現在我們家裡好不容易有個大學生了,我無論如何都要把仁恕供到大學畢業。」 母親的這番話我永遠記得。哥哥在我們逃難的時候,不知換讀過多少學校,即使是在上課期間,還得經常放下課本去躲警報。書讀得不安心,書讀得不連續,使得他的最高文憑只有高中肄業,他心裡總認為這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現在,我得走自己選的路,是禍是福、是順是逆、是坦途是崎嶇,這都得由我自己來承擔。因此,我決定往台中走了。 這是我第一次離家準備到那麼遠的地方求學,學校註冊的那一天,母親與哥哥一起送我到高雄車站。母親不捨地對我說: 「仁恕啊!你是第一次要離開媽那?酒店工作礞[,媽不在你的身邊,你可要自己照顧自己哦!」 我有點感傷的說: 「姆媽,您放心啦!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只是我離開您,家裡就只剩您一個人了,您會寂寞的。」 母親說: 「你不要為我操這個心,我每天在外面作生意,每天要面對那麼多的人,我怎會寂寞呢!我給你帶的錢,你可要好好保管。當省則省,不要亂花,可是吃的錢你不要去省,但也不要亂吃,身體的健康比什麼都重要,知道嗎?」 我回說: 「我知道了,姆媽。」我轉頭對哥哥說:「哥哥,姆媽就麻煩你費神多照顧囉!」 哥哥點頭說: 「你放心吧!我會的。你放心的去讀書吧!」 火車啟動了,它載著我這遊子奔向我的人生的另一個中繼站。我趴在窗邊看著母親與哥哥,我似乎看到母親的臉上閃過一抹晶瑩的亮光。 大學生涯是多元多彩的;是自由奔放的。班上的同學來自四面八方,其中不乏 長灘島各地名校畢業的學生,我這出自左營中學的人竟成了少數民族。各校的校友會展開找人行動,我看到左中校友會的牌子了,我覺得有種『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我趕緊走過去向那些笑容可掬的學長姐報到。完成登錄手續後,我看到雄中雄女聯合校友會就在左近,我懷著怯怯而渴望的心情慢慢走向他們,我輕聲地問: 「初中讀雄中的算不算校友?」 接待的人很熱情的說: 「算,當然算是校友囉!」 我又以校友的身分登記在雄中校友會的冊子裡。我一天加入了二個校友會,這也算是奇談了。 在校友會裡,有一位合作系的蘇姓同學很快的與我相談甚歡。我們常相約去吃午餐。有一次,我又與他一起走到位在文華路的一家自助餐廳。也許他的家庭環境與我有點類似吧,我們都只花了三塊錢點了一個主菜、二樣小菜,加上一碗飯。 那時我每天的伙食費都只花七塊五毛:早上買一套燒餅油條加一碗豆漿?買屋u要一塊五毛錢,中餐及晚餐則各花三塊錢,我不捨得多花一毛錢在餐費上,好像多吃一點東西就覺得有罪惡感似的。 我們點好菜端著餐盤去找座位,餐廳裡用餐的人好多,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一張空著二個位子的桌子坐下。坐在我們對面的是一位體型稍胖的男生,看他盤子裡的菜好像滿豐富的。我們吃到一半,只見對面那位男生站了起來離開了位子。他擺在桌上的盤子裡只剩下令人垂涎欲滴的半塊紅燒肉靜靜地躺在盤子裡跟我們招手。我看著那塊紅燒肉對蘇說: 「他真浪費,菜都不吃完人就走了,真是暴殄天物哦!」 蘇附和地說: 「對呀!真是糟塌糧食。」然後他又說:「與其那塊肉被當廚餘處理掉,還不如我們幫他吃了。」 這提議讓我有點心動,可是我還是矜持地說: 「我不要,如果你想吃,你就把它拿過來好了。」 蘇在我慫恿之下,他把筷子一伸,說時遲那時快,那嬌嫩的半片紅燒肉已放在他的盤子上。他得 房屋貸款意的笑起來,我正在後悔沒先下手為強之際,只見一位男生站在我們的桌前不動。我們慢慢抬頭把目光沿著那個人的腰際往上瞄,是那個人,是剛剛坐在我們對面吃飯的那個人。只見他左手端著半碗飯,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他看著擺在他面前空空如也的盤子,然後又看著蘇的盤子裡的那『塊肉餘生』,他的目光在二個內容不同的盤子上來回巡弋,那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差點笑出來。我回頭看著蘇,只見他滿臉紅潮,然後舉起筷子把那半片紅燒肉夾起來,再放進對面的空盤子裡。他羞赧的低聲說道: 「對不起,我以為你走了。」 對方很有風度的說聲: 「沒關係。」 我不知道他們二人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把那頓飯吃完了。只是當那胖子真正放下筷子離座後,我這才把憋了半天的氣,終於噴飯地大笑起來。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租辦公室  .
創作者介紹

童軍

eppjz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